公子灵轩

日常词难达意,心中亦无碧树。

[宁闹]我把你护在不可见处

PS:个人水仙架空现实向,脑洞源自@扶冰截修的《大学生来了》系列③的第二张图,海东出没预警,OOC预警 ,不喜勿入。



1、

 若问起撒贝宁,百分之八十的人会说:今日说法的主持人嘛,以前看过。至于是多久的以前,大概是智能机还没兴盛的那几年。

若问起撒贝闹,十亿分之一的人会说:北大法学院最年轻的法理学教授,拥有着不同这一专业通用气质的幽默和思维方式,闹闹腾腾的就像个没有遗失掉任何珍贵东西的赤子。

然而什么东西是于生命而言珍贵而不可得的呢?



2、

很难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两名性格爱好完全迥异而三观和理想却出奇一致的人,或许经过无数个平常日子的磨合,只出了一位撒贝宁和一位撒贝闹。他们矛盾且统一,对立也平和,各自拥有棱角却能严丝合缝,二人合力将爱情和理想锻造成两根厚实的铁圈,组合在一起恰到好处,没人知道那厚实的木桶里装的是醇香的米酒还是沁人心脾的花露。



3、

 在撒贝宁极度疲惫不堪重负的时候,撒贝闹偶尔会伪装成撒贝宁去抗那些不能推卸掉的责任和任务,他们没有什么区别,以至于没多少人能完全分辨得出来。或许只有海东,一位跟了撒贝宁多年的资深化妆师,行走的大瓶定型发胶喷雾。



4、

 撒贝闹偶尔会回忆起这样的夏天:蝉鸣声嘈杂,日光穿越枝叶打在图书馆的木桌上,青涩的撒贝宁安静地扫描着专业书和撒贝闹笔记。那时候撒贝宁初入央视录制《今日说法》,不适应的同时还落下了好几门课程,而过几天就要考试了。

撒贝闹还记得在那些日子里,他安静的趴在撒贝宁对面,一边看《小王子》,一边看撒贝宁。

撒贝闹从没缺过课,为的是等什么时候撒贝宁需要学习笔记的时候,贡献出笔记顺便敲他一顿夜宵。

在这儿之前的他相信,付出理应有所收获,却唯独不知该怎么回馈来自于撒贝宁无偿的付出,甚至没能对哪些派生于爱情并能永葆爱情新鲜的共同追求有所概念。



5、

大学时期的撒贝宁和撒贝闹在北大里面叱咤风云,戏剧广播合唱团没有一个没混出名堂,正巧在那些日子里,学校交给了撒贝闹一个任务,带领校合唱团去西班牙参加比赛。

他跟同是团长因为生病要留校组织晚会的撒贝宁显摆说:“你看,哥们儿要去西班牙看美女去了,留你一个人挺孤单寂寞的,这本《小王子》就留给你了,把你照相机给我,听说这次学校安排的住宿点临近沙滩,我给你拍点儿西班牙美人回来。”

撒贝宁吸了吸鼻子,之后用湿巾擦了擦手,接过了那本比原先厚了一倍的书,对撒贝闹摆了摆手,说:“你这种严重违反人道主义的行为成功刺激到了我,今天晚饭是不是该你请?去去去,帮我打晚饭去,明天都要走了,现在连换洗衣服都没收拾,赶紧给我腾开场地!”



6、

撒贝闹到了西班牙就住进了学校安排的所谓“海滩别墅”,收拾东西的时候他十分无语。他惊叹于撒贝宁细致到龟毛的习惯:泳衣、游泳圈、发胶防晒,筷子、辣椒酱、花生瓜子,相机、电池、很多胶卷……收拾到最后不禁抽了抽眼角,最后他还发现了一本巴掌大小的西班牙语日常用语中文音译版的速成手册。书的扉页是撒贝宁清丽且自由的手写体,总共记了三行字。第一行: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的地址和电话。第二行:一串由字母组成的看不懂的文字,还有一串加了国际前缀号的北大男生宿舍楼电话,撒贝闹估计这是撒贝宁请学西班牙语的师兄给翻译的驻地地址和应急时联系他的电话。第三行:撒贝宁的个人ps:撒贝闹,这本书即使是你去游泳都得放防水袋里给我挂脖子上!!!

哦,对了,包里还有撒贝闹的个人睡前读物,《小王子》。他就说为啥从撒贝宁手里背上包的时候差点被包压趴下。



7、

而彼时的撒贝宁情况并不太好,他远没有撒贝闹心里认定的那般会照顾人,尤其是照顾他自己。他的流感已经演变成了重感冒,发烧到39度还死挺着不去医院,舍友兄弟们一看这样不行,用自行车推着强行押送到校医院。缴费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这哥们把生活费全给撒贝闹当活动资金了,自己就留了日常吃食堂的钱,吊瓶什么的,根本没有那个富裕资金。那时候大家都不富裕,最后还是几个兄弟合力补齐了医药费,算是把撒贝宁的体温给降下去了,偶尔低烧在宿舍吃药就行。要是再去医院他们就得召集戏剧社和广播台的同志们,一起募捐救救他们的团宠了。

而宿舍的兄弟们靠着在食堂帮忙的兄弟迅速同食堂大师傅们攀上了交情,对付着吃了近半个月没打尽的大锅菜底儿。



8、

 合唱团的驻地的其实离海滩还有一个街区呢,学校下了死命令:闲余时间不准擅自离开驻地。同学们纷纷抗议,凭什么来了国外不让我们出去溜达?凭什么不让我们去临街区的沙滩看妹子(后一句是大家伙儿的心理活动)!他还是有点不甘心的,这不是让他食言嘛,身为最佳辩手和法学专业的团长撒贝闹学以致用,与带队的三个老师认真细致地探讨了不让他们出门的不合理性,并提出或者由老师带队大家一起去沙滩看美女(bushi)的意见。

当然,最后老师肯定不同意,并勒令撒贝闹带头进行反省。撒贝闹仔细想了想,即使出门,也无非是一次反省和两次反省的区别,为了不食言,他毅然决然的伙同一众小伙伴翘了营地和带队老师,去沙滩拍妹子,顺便还在隔壁的隔壁街区和一群黑人小伙伴打了场国际友谊篮球交流赛,玩尽兴了才一起回去。

合唱队不负众望,在比赛里拿了很好的成绩,但因为之前撒贝闹的胡闹,带队老师决定如实向领导反应情况,毕竟他这种行为是完全的对同学和自己的安全不负责。



9、

撒贝闹一回到学校就兴高采烈的拿着照片找撒贝宁显摆去了。进了宿舍发现人根本不在,随眼一扫就看到感冒药退烧药止咳药消炎药都摊在桌子上,杯盖里放了十几颗散药粒,杯子里的水是满的已经没了温度。撒贝闹眼神沉了沉,问室友发生了什么。

一个带着窄框眼镜的小伙子,舍友都管这哥们叫眼镜,他说:“早晨来了位大爷,这大爷从农村来的,儿子进城干活出了事儿,这不正巧最近央一上了一档什么?哦,对,《今日说法》,撒哥主持的,就来这儿看看能不能有个说法。撒哥早晨连药都没顾上吃就和大爷出去了,听说他联系了几个你们法学院的师兄师姐。大爷有医院的证明和用工的合同,合同挺正式的,这事儿应该没问题,私底下协商应该就能解决。”

撒贝闹把包放地下上,把撒贝宁桌子上的药收成一摞,问:“张哥,他发烧了?”撒贝宁感冒轻易不发烧,一发烧体温就直蹿40度。

眼镜低头想了想,说:“可不是嘛,你去西班牙的第三天发烧到39度6,这哪儿行啊,我们几个就把他押校医院里了,现在烧基本退了,体温挺稳定的,没上过38度,我们一天勒令他量三十回体温,没事,啊。对了,千万别和撒哥说这事是我告诉你的,他想瞒你来着,但我觉得瞒你不好。”

撒贝闹似乎从话语中体会到些高于情况本身的暗示,哑口无言便只能沉默以对,好一会儿才抓住能抓住的一个角度笑着承诺:“嘿,你不说我不说,就不会有谁知道了。”


 

10、

撒贝闹趴在桌子上,静默无声地嘲讽自己,甚至于突然开始自我怀疑。

每次,他总会在一些特定的时间做出一些不合时宜的选择,说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话。之后,狂风暴雨。无数人觉得他说的做的无一正确,当他连妥协乃至求饶都不能平息风波的时侯,都会想,我能怎么办呢?

他无力解决,便只好思考,要是世间的一切都有正确的答案模板,是不是就能安然无恙的生活在这个平凡的世界?那此时的生活到底是过程还是结果?如果是过程是不是注定令人痛苦?撒贝闹想了想,对自己说:我太年轻了,甚至不知道要怎么爱它。



11、

撒贝宁全程跟进那位大爷的协商流程,专业老师们十分支持这样能帮到他人的社会实践活动,主动给他批了假条,回到校园已经是三天后了。

那是一个晴朗的夜晚,撒贝宁拽着撒贝闹奔去未名湖边,星月下的湖水沉寂且暗淡,只有泛起涟漪时才有粼粼波光。

撒贝宁席地坐在岸边,手掌拨动着水面,似是要让湖水铭记住苍穹之外亿万颗星子的模样,两人之间的气氛少见的沉默起来。

撒贝闹很不习惯与撒贝宁之间的沉默,他的巧舌如簧似乎被和煦清丽的晚风一刀一刀的剃除,他也确实不知道此刻应该说些什么。所以低着头,不知所措地看着被撒贝宁刻印在湖里的亿万颗星子。

“你的处分下来了”撒贝宁突然开口,“ 撤团长职,功过相抵,不进行其他处分。”

撒贝闹抬起头看到了撒贝宁眼中的星光,那是一种拥有明确追求和理想的眼神,如此坚定却令人炫目。他很聪明,明悟到自己处在愤怒和茫然中一事无成,他承认,他确实落后了些许距离。

“我知道你在愤怒什么,而愤怒从来是无能者的遮羞布,你对自己体会到的社会式评判无能为力,但你确实误会眼镜了,你知道的——语言是误解的源头。人们都说社会是一个熔炉,你把自己放进去不屈地融化一遍,被煅打过一遍,再凝固一遍,经过这些痛苦的你仍可以是一块有棱角的金子,甚至会更加光亮。优良的品质是消耗品,不屈地意志会催生它,那些不应存在的恶劣行径就不会消灭它们,你就不会被现实打败。你现在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坚定自己的心,想做些什么,又想获得什么。”

撒贝闹想了想,发现这些问题有些难,他需要些时间。



12、

就像小时候被拆卸过的闹钟,你或许曾经被某一个细尖的小齿轮扎破手指,你大声抱怨着却依旧会把它放归原位,它那么小却在那个集体中不可或缺。你不会因为它刺痛你就把他随手丢掉,因为你知道这个炸着刺的小家伙是被需要的。这个世界也是同样的,无数锋利的意志试图在运转中磨平你的棱角,这些磨耗的善良乃至于理想却恰恰是它们所需要的。

撒贝闹想到:那些不断明细的律条为的是通过不断细化自己的棱角促进社会的协同运转。自己理应为学习这么多年的学科做些贡献,以守护美好品质之名。



13、

撒贝宁也还记得那个夏天,蝉鸣声嘈杂,太阳还没能升起越过枝叶把光照在图书馆的木桌上。

他录制《今日说法》翘了太多课程,临近考试为获得一手资料,不惜付出一顿夜宵诱惑撒贝闹答应明天早晨五点去图书馆复习的建议。

第二天的撒贝宁惯性早到,头发被发胶打理的整整齐齐,希望能遭撒贝闹毒手后依然如故,不出意料,他又失败了。

那天的撒贝闹比往日多了几分激动,他郑重的宣布自己的理想后,对撒贝宁涂满发胶的头发进行二次艺术加工,不巧的是,他成功了。



14、

理性克制的撒贝宁选择了一条残酷黑暗的普法道路,他知道他的白月光将永远给予他光明的指引。他坚定不移,学像撒贝闹那样站在不同的角度理解全新的思维。人到中年依旧追求超越,他试图将法律的观念以多元的途径传播发扬出去,这种尝试他必须谨小慎微,他不害怕挑战,甚至信心满满。

灵活感性的撒贝闹对自己的认知非常明确,他会为别人坎坷的命运痛苦,也会因为他人激昂演讲热血,这样性格的人不适合承担评判他人是否正确的工作,而恰巧这行做的就是这个。他学习撒贝宁坚定自己的内心,把自己留在象牙塔里思考,可能是与学生待的久了,保留的少年感和正义弥足珍贵。

热爱什么,就一定要建立个目标,为之做出努力,这对于理想和爱情都是一个道理。

我想把你珍贵的棱角藏在不可见处,我能理解你的痛苦懦弱愤怒和焦虑,会将那个弱小的你护在灵魂深处,那样,即便外面天崩地裂,家里依然温暖如春。

 【完】



最后是笔者的个人向比比,这篇文从有了脑洞就在卡文,到今天一共卡了三个月,总算完成了,真不容易。脑海里无数次想描绘一种关于青春关于成长的东西,限制于笔力不够,只能凑合了。最近的文风在变,所以第9小节前后的感觉是割裂的,我尽量使它圆顺,却发现好像还是有点不协调,先这样吧,等过上一两个月再去改应该就可以了。

文中引了两句《小王子》 ,不知道怎么写,所以大家可以找一找,就当彩蛋吧。

戴眼镜的张同学......我实在不知道他舍友都是谁(这种个人隐私的东西我就自我发挥了),所以,大家可以把他当做是张绍刚,那种容易被人误会的人设适合他。(我闭嘴

最后感谢扶冰的授权。

上次在济南坐痦子区,这回我来了西安,坐下嘴唇区2333,还有了应援杉和签名照。

[宁闹] 他们不一样

ps:个人水仙向,海东出没预警,ooc预警,不喜误入。

1
撒贝闹一向喜欢动物,孩子和一切不确定的东西。
撒贝宁相对喜欢法律,科技和一切有规律的东西。
所以他们不一样。

2
撒贝闹喜欢在人群中表达自我,他期待用一些东西打磨一下这个过于圆滑的世界,也许什么时候就能被他磨出个棱角呢?
撒贝宁喜欢在人群外感知自我,他期待能通过简单的人际圈让美好的生活更舒适,或许这在别人的眼里会显得他很无趣。
所以他们不一样。

3
撒贝闹对撒贝宁说:“走吧,去野外看天空,树木,花草和小溪吧,也许还能在那水里摸螺蛳和小虾。”
撒贝宁想了想,同意用这简短却不易的假期和撒贝闹出去转转,他默默地带好了帐篷便携躺椅和钓线。‘虾这种东西能用手逮到就有鬼了。’他冷静的想着,不过没有说出来。

4
撒贝宁开着车,音响里放着一首有点年代的音乐,他跟着音乐打着节拍,油门踩得富有节奏感。
撒贝闹双手扒着车窗,没有管明显一蹿一蹿的车子,他随着车子一晃一晃的,安静地看着外面的风景。

5
小溪里有虾,有螺蛳,还有不知名的小鱼。
撒贝闹脱了鞋袜站在到膝盖深的水里,小鱼聚集在他的周围,他想再等等,看到底他能吸引到多少小鱼。
撒贝宁呆呆的站在岸上,双手各托了一个装满小虾的矿泉水瓶子。是的,他的钓线没用上,撒贝闹直接用手捧,只是这样就逮了好多……

6
撒贝闹在水里趟着往相对更深的上游走,他觉得有点热,但这水里很凉爽。
撒贝宁在岸上跟着撒贝闹走,他觉得也许一个没盯住某人就要在这不深的小河沟里上演浪里黑条了!

7

撒贝闹挑了个河岸与水面有点落差的地方,跟撒贝宁要空的瓶子。撒贝宁从西裤口袋里拿出仅有的一个瓶子,提了下裤腿蹲着把瓶子递给他。
噗通!
被逮到瓶子里的小虾们一遇到了河水,便纷纷四散寻求自由去了。
于是乎,浪里黑条×2。

7
撒贝宁和撒贝闹穿着上次放在车里的短裤,赤着上身躺在太阳下晾干自己。
索性这是一个格外清净的地方,四下目光所及之处看不到任何人的存在痕迹,不然连上三天热搜都不稀奇:央视知名主持人怪癖盘点,撒贝宁竟然喜欢在野外赤身晾干!

8
撒贝宁向撒贝闹抱怨着,撒贝闹斜眼看着面有苦色的撒贝宁说:“出来郊游还穿三件套,我看还是夏天不热。”
时北京气温38度,体感温度36度,湿度68%,西南风,风力二级,建议穿着轻薄衣物,以防中暑。

9
一只幼猫追着着飞舞的蝴蝶从树林深处现了身,坐立在撒贝闹旁,尾巴一点一点的,像是在琢磨什么小心思。撒贝宁估计这它曾是家猫出身,完全不怕人。撒贝闹侧身躺着,首先伸出手,盖在猫爪子上,幼猫抽出爪子轻轻搭在撒贝闹手背上,小肉垫略微粗糙,却暖暖的,撒贝闹情趣盎然的和幼猫玩着叠手掌的游戏。
撒贝宁其实也喜欢动物,只不过他一直和撒贝闹在一起,动物更喜欢撒贝闹,撒贝宁每次就只好眼热地看着和动物打成一片的撒贝闹了。

10
“去,给我旁边这位大龄小王子踩踩胸按摩一下。”撒贝闹秃噜了一把猫脑袋,像哥们似的一推猫腿,特正经的说道。
“你当你是迪士尼公主?动物能听懂你说话?”撒贝宁嗤笑一声,把双手枕在了后脑勺下,二郎腿一翘,十分不在意的舒展了身体。其实他心底也暗戳戳的期待幼猫会不会按撒贝闹说的做,却也纠结这猫要伸了爪子往上攀怎么办,他现在只有这一层人皮,可受不住尖利的爪子。。

11
幼猫很灵活,纵身一跃便跳上了撒贝宁胸膛,或是心脏初最为火热,幼猫转身把自己盘成一团,窝在他心口睡了。
撒贝闹笑的眼睛都只剩了条缝,抽出了一条撒贝宁枕在脑下的胳膊,抱着枕在了自己脑袋下面,胸膛贴着撒贝宁的侧身。
幼猫的心跳的很快,体温很高;撒贝闹的心跳平稳,体温适宜。
两个热源使撒贝宁的心暖暖的,一阵微风拂过,他没觉得冷,只觉得这样就很美好。

12
翌日。
海东看着比之前又黑了两个度的撒贝宁无言以对,默默拿出了白了两个色号的粉底液,厚厚的给他在脸和脖子糊了一层。垂眼一看,心想:‘已经人才到把手掌都晒黑的地步了嘛?手又不能上粉底,希望观众不会看出来,自求多福吧您呐。’

下班回家已经凌晨一点了。
撒贝闹还没睡,正坐在床上鼓捣猫呢。撒贝宁拖着疲惫的身子看着只顾撸猫不理自己的撒贝闹,迅速出手把猫关在了新买的带拉链门的猫窝里。
锁猫关灯楼紧撒贝闹动作一气呵成,睡觉!

恭喜撒老师喜得迪士尼公主名号,结合之前大家都叫他小王子,突然get了小王子宁×公主闹的cp设定。嗯,宁闹大法好!

未亡人(三)

本文基于明星大侦探恐怖童谣设定延伸,我不太擅长这人叙事,所以大体依照明星大侦探进行的步骤描写。
ooc和锅都是我的,不喜勿入。
拖更的日子里我其实还是有点愧疚的,关于这一段情节我改了四遍,笔力不逮,凑活看吧。
清明了,给恐怖童谣里面的未亡人们点根蜡。

――――――――――――――――――――――――――――――――――――――――――――――――――

未亡人(三)
毫无意外的,福尔摩撒先生最先去了案发现场,众人尽最大努力保持的现场,严格说来其实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了:地板上散落着众人的脚印、打翻在地上的魏管家送来的茶水、被众人合力拔出来凶器和半块棒棒糖摆在枕边、甚至鬼夫人躺在床上的姿态也因为魏管家太过激动而改变……

“姿态被改变了?”福尔摩撒先生低喃到,“那死亡时间应该没有很久。”说罢,他尝试着把鬼夫人微张的嘴合上,没有成功。他突然想起把魏管家扶起来之后,管家把夫人双手交叉搭在肚子上的动作,很确定的下了结论:“下颌微僵,但还没有扩散到四肢,死亡时间在三个小时内!然而五点半大家都还在一起,也就是说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五点半分开后到七点二十之间。”

福尔摩撒先生仔细观察了那柄凶器,一柄短剑,剑约有一指宽五十公分长,造型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剑柄没有护手,手柄和柄头是包金雕花工艺,柄头呈圆球状,原有两个卡扣,分列剑面两边,奇怪的是现在卡扣的簧片断裂消失了,断裂处挂着可疑的织物纤维。放过这点不提,这把短剑整体的形状像一只放大的珠针。他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这个造型,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贵族佩剑,有点像何公爵的手杖剑啊……那么杖中剑在这里,手杖本体在哪?簧片又消失到什么地方?”说罢,他在整间屋子里翻找,直至钻到了床下,借着微弱的烛光,他没找到簧片,却找到了一封被血浸湿在床板下被刺穿的折成四方的信。

福尔摩撒先生小心的把信弄了下来,正中间有一道一公分宽的豁口。他想象着,一次性把短剑刺进鬼夫人的胸口甚至贯穿了床板和下面的信,是把信粘在下边后把短剑强行钉进去的吗?紧接着摇了摇头,更有可能的是在之后串在剑上面的,很少有人会刻意且不必要的加大作案难度。现场的仪式感不太强,不论是枕边的半块糖还是留下的信,甚至是杀人手法,更像是忙着去结束什么一样。粗糙、仓促,除了信之外没有任何创意,福尔摩撒先生打心底拒绝这种不具备任何美感的犯罪行为。

信被血液浸得软趴趴的,四叠的信每一层都粘连在一起。福尔摩撒先生小心翼翼的把它打开,虽模糊不清,但依稀能分辨出上面的内容:“美丽的女士,外面风雪似乎有了些许平静,我想那是因为我见到了你。自第一眼见到您便心生仰慕,您优雅且高贵,温柔且善良,您的每一个微笑对我而言就像是暮春的清风。很抱歉您的丈夫在不久前的意外中身亡,或许此刻您觉得孤独没有依靠,但请舒怀,您已不再是被那困在笼中的雀鸟,可以面对这广阔的人间。或许我们此刻的处境有些残忍,但请在我的肩膀安眠,我期望能成为您停靠的港湾,您将永远被我珍藏在心。午安,爱您的朋友。”

福尔摩撒先生有些怀疑这东西是不是魏管家的,所以转身去到了魏管家的布草间,主要是去问候一下这个倒霉的管家,依他现在的状况,思考和搜证基本是不用指望了。福尔摩撒先生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和自己有仇,没给他准备水果,也没给他做晚饭,表现又娘又傻,这样的管家在他的价值观里简直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不过呢,遵从内心的福尔摩撒先生还是很诚实的来问候他了。他得到了两个情报:一、信不是他写的;二、手杖是何公爵的贴身物品,他睡觉并不抱着这玩意。

福尔摩撒先生隐隐觉得自己被那个愚蠢至极的魏管家怼了。因为没谁会在睡觉的时候抱着一根破手杖,即使是缺乏安全感的人也不过是在枕边放一把手枪或是匕首,难道强盗会给他机会等他拔剑公平决斗?他已经决定了,是谁掌控躯体成为主人格都好,但这个人绝对不会是魏管家,放出去太丢人了。真不知道躯体被魏管家支配时都留下什么黑历史,索性大家念在这个贵族有病的份上会更宽容一点吧。

何公爵那里并不存在什么活动痕迹,偏要说的话就是帮自己催饭时的那一段空窗期了。这个等一会儿面对面陈述时直接问他就好了。鉴于宅邸的开放范围有限,何公爵卧室和书房会是他的活动区域,福尔摩撒先生接下来先去了公爵卧室。出人意料的,一个理应豪华整洁的公爵主人的卧室并没有想象之中的体面。壁炉尚没有完全熄灭,余烬依旧散发着热度,奢侈的床品堆在壁炉旁的地上,靠近炉口的那边被子留下了几个被火星烫过的痕迹。光明铠甲的护心甲和佩剑被拆卸下来当铲子和烧火棍用了,盾牌里还盛着一摊炉灰……能干出这事的只有薛猎人了吧,一个粗鄙的下等人。

(未完,待续)

“我觉得是时候告别了。”
“你有什么权利不经我同意肆意妄为呢?”

被某up主安利了撒白甜/白撒……
嗯,北极圈,简直了

华人之光·撒精英×仙风道骨·何中医
两个开场和谐共存的对头。
讲真,考虑到何老中医的年龄,这一对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撒拉拉×何糖糖
美食街老板强强联合,致力打造最具竞争力美食产业(双北美食城)
创始人,全龄向圈粉组。

撒煎饼×何串串
美食街老板强强联合,致力打造最具竞争力美食产业(双北美食城)
创始人,早点夜宵组。